>

媒体称重庆警界低调告别黑打,半胁迫老总捐款

- 编辑:小鱼论坛30码期期中 -

媒体称重庆警界低调告别黑打,半胁迫老总捐款

摘要: 人、事、财三项,王立军一人之下,大权独揽。他不仅在人事任免上唯我独尊,而且将吸金能力视为其权力来源之一,在经济事务上干涉社会至深,在人身权与财产权上双重施害 ...王立军。资料图片   如果说,基于省级公安机关负责人的执法权力而产生的“合法伤害权”,还在王立军自由裁量范围内,那么其逾越行政权力而深度介入经济事务,滥用其在一把手机制下的“自许权力”,则突破了权力的基本底线  改革开放以来,将自己的权力滥用到极致的省级公安机关负责人,名叫王立军。  任职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期间,王立军大举扩张警力,上马多个过亿元的项目,大规模“打黑”,轰轰烈烈,却有失正当;探究其资金来源,既包括财政预算,也包括社会捐赠,乃至区县“上供”,甚至来自“打黑”中截留的财物。  人、事、财三项,王立军一人之下,大权独揽。他不仅在人事任免上唯我独尊,而且将吸金能力视为其权力来源之一,在经济事务上干涉社会至深,在人身权与财产权上双重施害。如果说,基于省级公安机关负责人的行政权力而产生的“合法伤害权”尚在其自由裁量范围内,那么逾越其行政权力而更深介入社会经济事务的行为,滥用其在一把手机制下的“自许权力”,则是畸形权力结构结出的“恶之果”。  重庆在薄王当政之时,公安权力锋芒毕露,居间的政法委低调不显。集中于“一把手”的权力由于自上而非自下,且缺少监督制衡,必然唯上迫下脱缰失控,无序扩张并蚕食尽可能多的资源,客观上却绑架政府信用为其背书,践踏法制,呈现浓重的人治色彩。其倾覆的直接肇因,亦不脱此特征。  审判过后,王立军已囚秦城,然其背影浸染山城。如何直面这一“遗产”,化解王立军及其背后的权力结构痼疾,值得我们长久反思。  ——编者  2013年2月3日,重庆北碚区蔡家组团项目。时近春节,项目暂停施工,工人们多已回家,工地冷冷清清。这是《财经》记者两年来第二次来此,如今规划中的几栋大楼已然矗立,将近完工。  这处占地150亩、总建筑面积6万平米的庞大项目,全称为“重庆市公安局刑事技术中心暨光华医院工程”。这里曾是王立军最为重视的项目,因久建不成而被责为“伊拉克战场上的烂尾楼”。  如今大厦将成,王立军却身陷囹圄。2012年9月24日,这位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因徇私枉法、叛逃、滥用职权、受贿案四宗罪并罚,获刑15年。  目前,重庆市公安系统仍在为“去王”而努力。他在公安局门口的题字已被悄悄铲去;曾经遍布重庆市区街头的交巡警平台,许多也已撤去,为流动的交巡警车辆所取代;曾经被交巡警取代的基层派出所,处在恢复之中;在其治下受处分的逾千名民警干部,开始了大规模的“平反”。  然而,抹去王立军的题字容易,要完全抹去其对重庆警界的改造与流毒,是一个远未完成的任务。  从2008年6月到2012年2月共计44个月里,王立军大手笔改造了重庆警界的软件和硬件。其中,如同刑事技术中心暨光华医院工程这样的项目将近30个,总投资价值数百亿元。如何在“去王”的同时继承其“遗产”,使之不至于酿成严重问题,仍然是重庆市公安系统乃至市级政府不得不面对和解决的难题。123 / 3 页下一页

摘要: 打黑者亦被黑打,正是过去3年来重庆警界的写照。极个别领导干部以其个人意志,强行将公权力的行使带离法治轨道,不依法执法,执法者反受其害,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 ...2010年6月7日,重庆市公安局举行“公正廉洁执法警示教育会”,一名“失足”民警手托警服警帽向全场鞠躬。但事实证明,只有在法治轨道中进行的从严治警,才能经得起考验,才是最佳的警示教育。据南方周末报道,打黑者亦被黑打,正是过去3年来重庆警界的写照。极个别领导干部以其个人意志,强行将公权力的行使带离法治轨道,不依法执法,执法者反受其害,教训不可谓不深刻。所幸在中央统一领导与部署下,自2012年3月起,从内部平反、人事布局、警务秩序等方面,重庆警界的纠偏和调整一直低调而有计划地进行。以警界纠偏纠错为先导,重庆正在回到法治的轨道之上。正如一位曾被黑打的一级警督所言:“虽然从非法拘禁到受莫名处分,但我从来没有对我们的党失去信心”。重庆市公安局抽调人员组成“复核组”,专门接受警员的申诉。市局主要领导指示:“踏雪无痕,润物无声”。警察既是打黑主力,也是打击对象。“091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黄龙路555号门口的两个石球,成了观察重庆警界的窗口。白色的球面,现在只留有泥土的污痕。前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挥毫写下的“剑”与“盾”两个大字,已不见踪迹。3年多来,与石球一道腾挪翻转的,还有人数近4万的重庆警界。在王立军时代,重庆警界经历大换血和大扩张,一批警员被处罚,个别人甚至入刑,其间,不乏警员遭到“黑打”。巨大的工作压力和被强化到极致的精神亢奋,让重庆警界犹如一张被过度拉开的弓。2012年3月,重庆市公安局领导更替,新任局长何挺首提“队伍稳定”,调整人事布局,低调启动警察队伍的纠偏纠错工作;此后又以“夯实基础”思路,逐步恢复正常的警务工作和秩序。何挺曾表态:过去错误理念和错误的工作方法,以及造成的不良后果,都会在今后逐渐纠正。9个月来,紧张的弓弦慢慢松开。可以流露真实情绪的会议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在2012年春天的一次会议上爆发。据重庆警方内部人士回忆,2012年4月,重庆市公安系统一次处级以上干部会议上,市政法委主要领导在发言中,突然激动地进行了一番脱稿讲话,他回忆了王立军执掌重庆警界的岁月,“在座的,谁没有被他调查过,挨过整?”讲话引起了参会人员的悸动,会场内,许多警察纷纷为自己和蒙受不白之冤的同事抱屈。刚刚履新的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何挺在之后的讲话中表态:过去错误理念和错误的工作方法,以及造成的不良后果,都会在今后逐渐纠正。可以流露真实情绪的会议,3年多来,这是头一回。警界人士还记得,当2009年王立军就任局长之后,重庆市公安局内部会议异常紧张。2009年7月下旬的一次会议上,时任局长王立军宣布:重庆市的治安相当混乱。他听说犯罪分子称重庆为“杀人工厂”,认为“重庆是最好杀人的地方”。王立军还宣布,重庆警察中有16%到17%的人有问题,他并未解释这一比例从何而来,只是说,“比如,南岸区分局就有45个黑社会分子”。会后,王立军的名言——“重庆警察队伍问题,比社会治安形势还要严峻”,被广为传播,一场声势浩大的打黑运动就此启动。警察既是打黑主力,也是打击对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长,刑警总队一副总队长、一名支队长,公交分局局长,渝北、北碚、江北、南岸、渝中等区县公安局局长或副局长,相继被抓。高潮很快到来。2009年8月7日上午,一脸疲倦的重庆市司法局长、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被从飞机舷梯上押下来。文强是王立军的前任,被指控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当天深夜,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毒品检测鉴定中心主任、三级警监张继超,被叫到市局办公室,六七名专案组成员宣布对其“双指”,当晚,他被带到城区70公里外的一废弃的收费站内,由武警进行看管。关押4天之后,在一间窗户被钉死的房间里,时任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分局常务副局长郭维国带着几名随从来到这里。“全局都知道你和文强的关系,送你三句话:站错队、交错友、跟错人。”郭维国告诉张继超,市局专门成立了“091”专案组——查办2009年的1号大案,即文强案。因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张继超被判刑3年。他自述曾遭遇长达十多天的刑讯逼供,但没查出任何涉黑或者经济问题,却因家中存留了二十多年前打靶剩下的九十多发子弹获罪。与他情况类似的还有原重庆市刑警总队警员聂奎,在打黑期间被从办公室内搜出两个手枪弹匣,内有十多发子弹,被以同样的罪名判刑8个月。“091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重庆一位处级警员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到底有多少警员涉及091专案,目前并无官方统计。重庆警方曾于2009年9月发布过一个数字,称截至当时(自2009年6月25日起),公安系统因涉黑落马的处级以上官员已达30人,民警200多人。2009年8月13日中午,张继超被用黑头套罩住头,戴上手铐,押往沙坪坝看守所,看守所值班民警进行例行登记,询问张的名字,被专案组打断。最后,入监登记簿上,张继超被登记为“091-5”。半年之后,时任九龙坡区公安分局文保科副科长忻建威,被091专案组带走时,其代号为“091-327”。忻建威给王立军当过秘书,也未能幸免。2010年4月17日,4名自称是重庆市公安局专案组的便衣男子,未出示任何证件,即宣布对忻建威实施“双指”,给他戴上黑头套。此后,在重庆市大竹林的打黑基地“碧湖山庄”,这位一级警督被铐在铁制的审讯椅上,9天9夜不让睡觉。专案组人员要求其检举重庆政法系统历届多位领导的“违法违纪问题”。忻建威不从,一度晕死过去,被送往医院抢救。在被关押339天之后,2011年3月21日,专案组未能找到忻建威的违法事实,只得将其释放。3个月后,忻建威收到了一份《重庆市公安局关于给予忻建威行政撤职处分的决定》,以“违反廉政纪律”的名义,对忻建威连降3级的处分。12 / 2 页下一页

本文由军事新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媒体称重庆警界低调告别黑打,半胁迫老总捐款